「南風」吹起逆風生長的聲音


文/校園記者 胡善淳(四財三A)

  南風夾帶著台塑六輕紛雜的致癌物,拂過不同以往的台西村;鄉村是他們賴以維生的土地,但是為了塑造都市核心,多少人選擇犧牲?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,我們又該如何反芻並善待這個不斷孕育著台灣人民的土地?台塑六輕、反國光石化運動、南風攝影展,這些看似因環境問題串起的事件,究竟如何得到解答?

【紀實攝影師-許震唐】

  許震唐攝影師,此次南風攝影展的策展人之一,同時也是雲科大工管系博士班學生;攝影之路長達近30年,然而,開啟許大哥攝影生涯的首張照片,是高二時期這張偶然的作品-逆境。許大哥說,那年他高二,正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,立秋之時,早晨便看見這道微光穿透屋內,令他一時情緒激動起來。從小喜愛藝術與美術的他,因家人擔心謀生不易只好放棄,但是攝影卻一路相陪。也因如此,才有今日的「南風攝影展」,這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


【逆風生長-台西村南風的味道】

  「當初,南岸的選擇不是我們所能決定,如今,這些改變又豈是我們所能預期?」許震唐說,這棵家鄉的樹給了他很大的啟發與感動,這棵樹逆著南風生長,樹葉長的那端是北邊,因此,看這棵村樹也能夠知道方位。這隱含的人生觀不禁讓我鼻酸,許震唐、鐘聖雄、甚至是整個村的村民,都像是這棵樹,不斷地在逆境中生長、存活,儘管所處之地一片死寂,他們還是希望有一天能改善這種現象與陋習;有一天,資本主義不再看不起農人和土地,有一天,事業體在乎總體利潤、GDP之餘還能想起我們無法缺少的關鍵GDP-農業。


【南風攝影展後的期待】

  「我期待它如同是顆石頭,不僅只有噗通一聲,更希望它產生的漣漪能具有蝴蝶效應。」許震唐說,未來他會繼續投注心力在環境運動中,甚至在偏鄉長照等,持續土地後續的生命,一個好的活動必須得持續20、30年才有可能改善,從小地方開始,不是因為有希望所以堅持,而是因為你發現這樣的堅持之後,後面會產生甚麼樣的願景與希望,這樣的堅持才變得有意義。生活在都市的我們更不能忘了,繁榮富裕的都市生活,都是許多在台灣偏鄉的人們鞏固起來的。


【對雲科大校方及師生的建議】

  雲科的校園其實很美,樹木很多,空氣是好的,也因為學校有資源、有相關科系,雲科可以扮演很好的角色,去傳達給更多人知道環境的重要,一個教育政策也好、計劃也好,最重要的就是良心,而這也是教育體系應該要傳達的。同學們應該要會觀察和思考,麥寮也在我們不遠處,透過它,我們可以有更多的觀察和思考素材。


  一幀幀照片背後的一個個故事,許大哥講到感傷處不禁潸然淚下,只能停止錄影好讓他緩解情緒。採訪錄製完畢後,許大哥也熱情地跟我們分享他照片背後的故事及這些年來的省思,盡管我們身處在一個資本主義高漲的社會,還是有一群真正在乎台灣土地的人們,為台灣的永續發展而努力著,為台灣後代的子孫著想著,我想許大哥不僅僅是一位攝影師,他更是台灣最引以為傲的子民。就如同他的形容,台西村像一支著火的火柴,迅速燃燒殆盡。但我聽完他的故事,反而認為許大哥是另一支火柴,而且我期盼著也相信著,他將會是照亮台西村的那把火,藉由這把火點亮台灣偏鄉的人民,也照亮台灣未來的希望。

〈謹以本文感謝工程管理研究所許震唐先生接受採訪並提供資料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