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行」同「陌」路 - 一場串起陌生人的單車環島計畫


文/校園記者 胡善淳(四財金二)
  「這個計畫不僅認識了許多原本素昧平生的朋友,更看到了每個人心裡深處與陌生未知的那個自己,交流的感動。」暑假,四個敢夢、敢衝的雲科大學生-營建系-蔡秉勳、李逸瑭、蔡承霖,創設系黃瑋倫,透過另類的單車環島,11天的旅程、九大城市,串起了全台灣近100多個陌生人的心。

[ Dear Nobody’s 4 member ]

   有著雲科尼安東稱號的創設系黃瑋倫是此次旅程的計畫創始人,在這趟旅程中擔任視覺形象設計的角色,包辦了這趟旅程的明信片。設計與攝影是他平常記錄生活的方式,腦中總有許多計畫與想法的他,受不了片刻的空閒。

    Dear Nobody計畫,主要是在單車環島的旅程中以「明信片」的方式串起與陌生人交流的橋樑。在明信片中,每個拿到明信片的人都要回答上一個陌生人提出的問題,並藉由明信片寫下另一個問題給拿到下一張明信片的陌生人。最後,再統一把明信片寄給提出問題的人們,這個計畫不僅讓參與的100多個陌生人留下了特別的回憶,也讓這群雲科大學生看見了不一樣的台灣、聽見了不一樣的聲音。

明信片理念:
一名背對的女孩,象徵陌生人;女孩中間的空洞,則是希望可以敞開心跟陌生人聊天;出現一隻鴿子,則代表傳遞訊息,也代表希望此次旅途中,不只是我們,而是生長在這片土地的人們,都可以和平、平安。

    營建系最喜愛挑戰人生極限的蔡秉勳(菜陶貴),攝影、單速車、旅行、寫作都是他的興趣,他永遠都有著對世界探索的好奇心,「永遠活在當下」是他不變的座右銘,珍惜生命中所擁有的一切!這次單車環島的結束,完成了他身為熱血台灣人一生必完成的三件事:登玉山、泳渡日月潭、單車還島。這趟旅程中他最大的收穫就是:聽見了台灣年輕人的聲音,他談到:現在許多報章雜誌、企業等都說80、90年代的人們是草莓族甚至是豆花,但是他在旅程中訪問了許多年輕人,都十分具有邏輯與自己的想法,許多對於人生的哲理也都在這趟旅程中發酵著,他覺得現在的人們對於其他人的了解都太片面,沒有深交、沒有face to face、只透過facebook、LINE文字等,根本無法了解這個人的內在世界,但透過這個計畫,卻讓陶貴真實的體悟到從陌生到熟悉的感受,認識不同面向的人,也讓他有了不同體悟與感受。

    營建系擔任旅途導航的蔡承霖是個樂觀的大男孩,最喜歡的就是在任何地方倒立,並透過倒立的視角觀看相反的世界,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騎著單速車到世界各個角落倒立拍照,看見不一樣的生活與樂趣。旅程中,他也是勇敢的背包客,為了找水、為了找人回答明信片,就算沿途被拒絕他也無所謂,收起悲傷再出發!又是新的開始!樂觀的他在這趟旅程中不僅重新認識了台灣人,也重新認識了隊友,對他來說這趟旅程就好像業務訓練一般,不僅提升了口才與交際能力,也更有勇氣跟陌生人開口聊天。

    Yuntech Fixed Gear 的團長李逸瑭是單速車的狂熱者,他喜歡一個人騎著單速車享受著沒有煞車的快感,換了第二台車的他,藉著這次的單車環島找回了對台灣人民及這塊土地的熱情與熟悉,這趟旅程中他擔任財務長與行程規劃的角色,這趟旅程也規劃了到台灣四大極點,他談到如果再來一次旅程,也許他會選擇不要規劃太多、不為旅程設限。也許連民宿都不要訂,來場愜意的冒險之旅,讓天數長一點、旅途慢一點,好好體會台灣這島嶼的美麗天光!

[ 後記 ]

    在這場訪談裡,我看見的不只是四個追逐夢想一起單車還島的大男孩。讓我感到愉悅的,是他們一路上所收集的溫暖,那些來自旅途中的陌生人,給予了他們這份難以抹滅的回憶,也創造了每個團隊成員們、甚至是參與這場活動的每個人們一個自我反思的機會,透過問與答,激盪出彼此內心深處的共鳴,一些從來不曾深思過的問題就在每個陌生的靈魂中,漸漸地從陌生到熟悉。

註解 : 深思就是淺意的陌生,透過語言的溝通帶動靈魂的交流,最後引起共鳴而彼此志同道合!